古宅生活

     秀巒山,只好座在家裡守候哥哥姊姊們一同出發了,因為行動不方便的緣故,我這時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便是一種累贅,哥哥姊姊他們年紀比我們大所以他們可以拿火把,我們這些比較小的「細人呢」只能拿紙做成的燈籠,就這樣一條長長的隊伍從廟前街的家裡出發往秀鑾山的方向前進,隨著路程與環境的不同,原本整齊的隊伍也會因為週遭出現的事物隨時在變化中,「細妹子」們常會被突然響起的鞭炮嚇得痛哭流涕,男的大哥哥們時常惡作劇的不小心把我們的紙燈籠用火把故意燒掉,發現有人哭時便會走到前面來跟我們假道歉。

  上山的時候大家興致博博 ,下山時因為體力消耗的緣故,大家抄廟後面巷子的近路回家,不知道為甚麼每次走到這裡  「  姜屋後背」  這個最黑暗的地方, 他們便會開使用跑的, 邊跑邊喊後面有鬼,「鬼屋」到了,這對於行動不便的我來說無疑是世界上最大的致命傷,跑在最後面的我也只能在鬼屋前面最後一個離開。這間鬼屋的映像,它的外表是用洗石子所建築成的門屋,從我的童年便跟隨我直到現在。

  因為自己很喜愛古蹟,同時夢想著有一天能夠和全家人一起住在古蹟裡面那一定會很好玩,有了前任房客黃先生的介紹與擔保,我們終於租借到這間擁有洗石子門屋的古宅 ,於是我們這家姓古的古家人 名副其實的成了,研究古蹟,喜歡古蹟,愛上古蹟,到最後整理古蹟的一家人了,我們一家不分大小全家每天只要一有空家便到這裡打造我們自己的理想,到最後幾乎所有的親朋好友都被我拖下水,而我自己也從只會畫服裝的人,搖身一變開始從事砌磚,刷油漆,舖石板,拉電線,種植園藝,整理花園的全方位園丁。

在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紅塵中 , 這裡本來是新竹女中 , 台灣光復之後首任校長姜瑞鵬先生的故居,因為長久以來沒有使用,洗石子的門屋也從日據大正時期的華麗到前些時候的蒼老,在整理的過程我們發現許多老房子散發出的老故事,都是歷史與歲月遺留下來的痕跡。

能夠世居在北埔的我們算是幸福跟幸運了,幸福的是我們都是客居他鄉的客家人在外唸書,工作賺錢,流浪失意的時候總算有個北埔可以回來依靠。幸運的是姜先生與姜太太願意成就我們的理想。把無價的文化資產國家級古蹟天水堂的右外橫屋借給我們使用。

古宅生活的一天就要開始了,雙魚座的古二是我的小兒子,因為二月二十二日出生 , 又是我們的第二個兒子我喜歡大家叫他古二 , 帥帥的古二每天早上七點鐘一定準時到我們的臥室門前喊我,「拔爸」,拔爸我們父子在清晨的空氣中親吻擁抱互道早安。

 

一台摩托車岳父送的, 它叫做三陽達可達白色的50CC, 也是我和妻子談戀愛騎到現在的一台愛車,雖然它快二十歲了,我們還是很珍惜它 , 因為這台車帶給我許多美麗的回憶,為了傳承快樂我每天都用它載著「古蜜」,古二逛北埔所有的古蹟,這樣的習慣已成的我們「三子爺」家居生活最重要的活動,逛完了古蹟和秀巒山把古二暫時載回家。

  我們把天水堂的右外橫屋取名水井 ,除了這裡有一口百年水井外 ,這裡也是北埔最「」, 最「」的地方,我們把水井分為兩部分,一個入口是北埔工作室,另一處入口是水井茶堂,工作室我們推動保護古蹟與展演文化資產的空間,水井則是我們維修古宅經費來源的場所。

  我們一家人,珍梅,古蜜,妹妹大姐的女兒阿容,還有不同時段出現的義工和親友們都是這裡的一分子  ,  古宅的生活不管工作室 , 或是茶堂 , 每天都有上演不完的溫暖和屬於這裡才有的人情味。  

  兩天的假日不管是慕名而來水井,或是我們的好朋友遠到來看我們,再忙碌的禮拜天 總有人客離去的時候 大多數來北埔遊玩的客人,這個時候都會帶著收週休二日的心情回家,等待明天的上班。我們一家人卻在古宅裡喝著上等的膨風茶迎接明天開始週休五日的到來。

今天的北埔下起入秋的第一場雨,古宅的傍晚我把水井屋裡屋外所有的燈打開,座在長廊的院子裡喝茶,我還是喜歡這裡的原貌。雨水經屋瓦滴在樹葉上的水聲,好比自然韻律中的樂曲,能夠愉快又自在的在古宅裡過日子,心情就好像這裡的環境一樣,每一個角落都會是「水水,靚靚」的。


細人呢-小孩子            

細妹子-小女孩。

鬼屋-好奇想要了解又無法親近的人,事,物。

姜屋後面-天水堂古宅的後院秀鑾街上。

拔爸-古二開始學發音常常把爸爸喊成拔爸。

古蜜-大兒子每天笑咪咪叫他古蜜。

三子爺-我們父子三人。

-台語美的意思。

-客語美的義思。

水水靚靚-美上加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