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南隨筆 ∼∼ [古武南][下著毛毛雨][上釉色]

       [加了密][強尼的麻油麵線][笑容]∼∼

 

上釉色

早上我和珍梅都要古蹟解說,只好把我們的古蜜暫時送到娘家,今天苗栗高中來了十多位老師,苗栗地區居住的居民大部份都是客家人,原本以為今天可以一嚐宿願用自己的母語來解說客家人的古蹟,其中有兩位老師聽不懂客家話,為了主隨客便的原則 ,我想今天是不能如願了,心中有某一部份的失落感。

傍晚十分強尼打電話來,為了他在北埔客家窯的陶藝作品一事,昨天才拿回來的,今天卻非得上釉不可,不能怪人家個性太急促,我想或許該是考驗自己安排事情的態度和能力不盡人意吧,只好盡一切所能利用關係,來讓他完成心願。

光明木藝社的小武說他要等到他的法國朋友回來,才會開窯連釉都還沒準備好,我向他要了仁均大師的電話,仁均願意技術支援要等到十二月才會燒窯,我們無法等到那個時候時,他要我去問客家窯,終於找到一個地方有這份榮幸願意,讓這件藝術大作在他的工作室誕生,其實這是很簡單的事,出於突然光是來來回回的確認電話就不知打了多少通,人是不經事不長一智的。

強尼的一通電話搞死了一堆北埔人 ,最先是我 ,然後是北埔食堂,光明木藝社 ,仁均,客家窯的阿石哥跟我們約好九點鐘在客家窯等我們,臨時有急事離開北埔到芎林最還後還是調頭回來了,最後是乾呢接到阿嬌的電話通緝,也趕回家泡茶,好不匆忙的一個晚上。

強尼今天除了阿龍之外帶了新的助理小韓來北埔 ,阿龍還穿著錄音室的拖鞋就開著車來了,他們買了一堆竹雞,油雞要帶回臺北給錄音師當宵夜, 還不到十二點就趕著回去要聽小齊新歌的混音 , 好早喔?讓我們感到有點不習慣。

  強尼大師生平的第一次陶藝作品今晚上完了釉,他選了深籃色的 ,阿石哥告訴我們要下禮拜才能看到成果,強尼先生「嘩」了一大聲,這時才總算是了了我的一份匆忙的心意,既使這個時候的古咪,楚心積慮要破壞這兩件無價之寶,其實大家都是用同樣的一種心情在期待下禮拜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