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南隨筆 ∼∼ [古武南][下著毛毛雨][上釉色]

       [加了密][強尼的麻油麵線][笑容]∼∼

 

加了蜜

阿淘哥找我好幾天了,珍梅前幾天告訴我淘哥的第三張客語創作專集已經發行了,他們要把新專輯送我,希望我能夠去他們家拿,一拖就是幾天,今天淘哥和秀如親自送到竹東的店裡來,其實對他們兩老有點過意不去,人家辛苦創作寫歌,編曲,錄音製作完成,還要專程拿來送來給我,實在是擔當不起,記得古蜜出生滿月之前,阿淘自己去錄音室錄了三首歌送給我,祝福我初為父親的禮物,當時也是阿淘親自把錄好的片子送到竹東來給我的。CD上面寫著阿淘恭禧武南得子,還有加了蜜,夜婆,啀還記得,那時這三首兒歌是阿淘尚未發表的作品,現在手上拿著他們專程送來的CD,心理再次讓我感染到一種純屬阿淘式的溫情。

古蜜是父親的長孫,又是我的第一個小孩,憑我們的家族加上店的客戶及珍梅的同學與朋友, 黃金,  紅包還有紙尿片收的實在是可觀,古蜜滿月當天的晏會是在弟弟的北埔食堂舉行,所有的客人裡面只有阿淘,秀如兩袖清風,蕭灑自在的沒有帶任何禮物來,阿淘是台灣本土客家最代表的歌曲創作者,又一為非主流的音樂家,想要擁有比較寬裕的物質生活是不大可能的。

  阿淘為了我當爸爸特別到錄音室錄音,當作今天送給我的禮物這分無法用物質去界定的心意,因為阿淘哥這樣的情誼,一時之間溫暖了我,父親,兒子古咪三代人的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