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南隨筆 ∼∼ [古武南][下著毛毛雨][上釉色]

       [加了密][強尼的麻油麵線][笑容]∼∼

 

 

笑容

今天預約我們解說的團体是從新竹迎犧飯店出發來北埔的,他們預計九點會準時到達,我和珍梅八點半就準備就序,迎接這特早場的古蹟解說,我們不停接到他們打來的電話,就是等不到他們的人,時間已經十點半了,今天的北埔很反常,古蹟前面沒有任何的團體集合與參觀。我卻感到很奇怪,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現在雖然沒有平常假日混亂.擺地攤的小販卻比遊客還要多。

我觀察了今天的一級國家古蹟金廣福和天水堂前面廣場,發現入口處豎起鐵柱還加上了鐵鍊,意思是禁止讓任何人在自己的住家門前胡亂停車,我感到十分慶幸除了我們之外,北埔古蹟的主人也主動的在為祖先們遺留給予我們的文化資產進行保護的工作。

當我正在為北埔終於有人開始覺醒而感到喜悅的時後,鳳凰匆忙的跑來告訴我們,她要和我交換今天古蹟解說的對象,搞不清楚她為什麼每次都喜歡出這種把戲,不是交換對象,就是不敢上場,要不然就是緊張,害怕,其實她的努力與能力我最清楚,老早就可以上場當一位北埔標準的古蹟解說員了,只是對自己缺乏一點自信,如果真要比畫,鳳凰其實可以當北埔許多導覽員的指導老師了。

原來鳳凰要我為台北士林國中的老師們,解說北埔的古蹟,聽到士林頓時有一種熟悉的親切感,我在過去的十年裡,就曾經住在士林一段很常的時間,能夠回來自己的故鄉數年後,還能為以前住在台北的鄰居作解說的服務,是我接受鳳凰要求換團的主因。

老師們是昨天就從士林出發,一行二十幾人,登苗栗縣大湖附近的馬拉邦山,夜晚住宿在峨眉的獅頭山,早上到北埔享宴客家文化的古蹟尋禮,在僅湊的時間及我有限的知識中,能夠和老師們共同度過上午這場古蹟解說,讓我得到老師們今天對於我的包容是美好互動的妙方。

其中有一位老師見了面就告訴我,她在素梅的點燈節目中,看過我和阿淘一起接受訪問,這禮拜我聽了好幾回相同的問候語,以前每次上完電視都會感到很好玩因為可以提升了自己某部份的知名度,後來發現既使到莫生的地方還是會被別人認出我自己的生份,其實上多媒體是會帶來許多無形中的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