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水井

      

  水井是音樂家小蟲為這裡取的名子,他認識的北埔不管人,事,物都是「水水,靚靚」的,水井所使用的餐具,室內的佈置,花園裡所種植的植物也都是出自音樂大師小蟲的手筆。當下這首絕色,絕美井水的詩詞更是小蟲對於水井的寫實。

  

  我們能夠拿到水井算是因緣聚會,雖然我們一家子都是世居北埔的居民,但是對於巷子裡的大宅院,其實是很陌生的,住在北埔街上的小孩我想大家都會跟我一樣,對著圍牆裡面的東西無疑不產生好奇的聯想吧。

1999年的某一天,我第一次踏進了這個北埔我最熟悉,同時一也是最陌生的地方,從我走進這裡的第一眼到我的離開,這裡的每一扇門窗,每一個角落,甚至房子裡面的每一個零件都讓我為這裡著迷,我想這裡不就是我們尋求以久的理想境地嗎,哪怕他當時是一處很久以來沒有人整理過的古屋。

我們帶著自己編著的北埔刊物及紀錄,自認自己是文化工作者的身份,終於得到主人的許可,我們開始用熱愛古蹟的方式整理這棟1930年左右的日本式建築,我與妻子珍梅,還有妹妹靜文,妹夫金虎陸陸續續花了一年多的青春歲月,開了七位數字的新台幣在北埔才整理出現在這樣一處「水水靚靚」的地方。

一個好的空間從企劃,執行,蘊釀到呈現,需要用到的不只是時間的累積,同時也需要物力及無比的精神來培養,我們一邊維護古屋,一方面紀錄北埔的演進,好像能夠為這裡保留傳統空間的北埔人越來越少了,突然間感到自己的責任更加重大。

  水井的「水」用作台語是美麗的意思

  水井的「井」用作客語則變成了「靚」也是美麗的意思,我們一家子人每天都在這裡傳達一份純屬這裡「水水,靚靚」的北埔之美。